<u id="7poqr"></u><u id="7poqr"><video id="7poqr"></video></u>

<i id="7poqr"><video id="7poqr"></video></i><acronym id="7poqr"><video id="7poqr"></video></acronym>

點擊閱讀全文

現代言情《都說》,是作者“于誠”獨家出品的,主要人物有于誠于誠,故事節奏緊湊非常耐讀,小說簡介如下:為了給他驚喜,故意比約定時間提前一小時到。沒想到,意外撞見了這一幕?!梆┐?,別這樣,會被聽見的……不會的,一會兒我朋友就要來了,得快點?!泵髅髀曇羧绱诵邜u、惡心...

都說

熱門章節免費閱讀

小說《和渣男分手后,我被霸總肆意寵》是作者一江南北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,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都說,川律,陸崢,講述了......《和渣男分手后,我被霸總肆意寵》免費試讀我的世界一直有一個人,得不到,忘不了,進一步沒資格,退一步舍不得。
───陸崢夏夜。
瓢潑大雨說來就來,淋濕了蘇眠的衣服,也淋濕了她手里的蛋糕。
她站在KTV走廊上,臉色蒼白如紙。
在她身后的包廂里,有一男一女正在做著不可描述的事,男的是她青梅竹馬的男朋友齊皓川,女的不詳。
今天是齊皓川23歲生日,蘇眠早早結束了美術課去做生日蛋糕。
為了給他驚喜,故意比約定時間提前一小時到。
沒想到,意外撞見了這一幕。
“皓川,別這樣,會被聽見的……不會的,一會兒我朋友就要來了,得快點?!?br>明明聲音如此羞恥、惡心。
蘇眠卻像被釘在了原地,麻木的不會動彈。
她和齊皓川3歲就成了對門鄰居,兩人從小學到大學都在同一所學校。
高中畢業正式成為男女朋友,在一起5年了。
身邊的父母、朋友、同學,都說他們是天生一對,本來是決定下個月訂婚的,現在卻眼睜睜看著他出軌,真的很諷刺。
她在考慮,是該默默的離開,還是沖進去把蛋糕砸在他們身上?她應當很憤怒,偏偏出奇的冷靜,好像兩者都做不到。
“咦,這不是皓川的女朋友蘇眠嗎?來了怎么不進去啊?!?br>“就是,川哥說你遲一點才能到,居然來的比我們還早,哈哈哈哈,小情侶感情真好,給男朋友過生日就是比我們積極?!?br>來的幾個人是齊皓川律所的同事,都是給齊皓川過生日的,所有人都知道蘇眠是齊皓川的女朋友。
語氣里全是對齊皓川的羨慕,平時也是這樣。
他們總說:“皓川,你可太幸福了,女朋友不僅溫柔漂亮,還是青梅竹馬,跟你一起長大,真是羨煞旁人?!?br>現在面對他們,蘇眠僵硬的抬起脖子,連一個虛假的微笑都扯不出來。
腦神經好像被抽走,空空的什么都不剩。
這時包廂門開了。
聽見聲音的齊皓川一邊整理著衣服出來。
他表情慌亂的看著蘇眠:“小眠,你、你來多久了……”蘇眠沒看他,眼神的焦距落在地面上,面無表情。
同事們看著齊皓川臉上的口紅印,以及捂著臉從包廂鉆出來偷偷溜走的女人,頓時明白發生了什么事,一個個尷尬又不自在,不知如何是好。
“小眠……”齊皓川抓住蘇眠的手臂,急的話都說不清楚:“你聽我解釋……”蘇眠掙脫開:“別碰我,臟?!?br>冷淡的聲音,讓齊皓川臉色驟變。
他心里的蘇眠,他認識了20年的蘇眠,一直都是溫柔恬靜的,從來不會用這么冷冰冰的表情對著他。
“小眠……不用解釋?!?br>蘇眠依舊看也不看他,維持著冷靜說:“我聽了十分鐘,很精彩?!?br>蘇眠告訴自己,不要哭,不要吵,否則難看的是自己。
她來了十分鐘…這句話讓齊皓川感覺頭昏腦漲,腦子里一片空白。
小眠今天不是還要上課?她責任感特別強,從來不會讓自己的學生提前下課,怎么今天沒守時呢。
啪───蛋糕掉在地上。
蘇眠終究是紅了眼睛:“多久了?”她臉上沒有一丁點血色,淋濕的長發還濕噠噠的貼在臉頰上,把她嬌嫩的五官襯托格外柔弱。
她還精心搭配了他最喜歡的襯衫和百褶裙,在此刻成了笑話。
齊皓川的心里頓時一涼。
什么‘我只是一時鬼迷心竅沒把控住’的謊話也說不出口了,只能啞口無言的看著她。
她向來溫柔,但也有主見。
彼此之間太熟悉了,她現在這樣,怕是他說什么也不會聽。
“呵,看來不是第一次了?!?br>蘇眠諷刺一笑。
胃里突然非常不適應起來,很想吐。
“小眠?!?br>齊皓川最見不得蘇眠這副樣子。
從小到大,只要她被人欺負,他就會第一個沖上去替她討回公道。
他一直在守護他的女孩,可這次,惹她傷心的人是他自己。
這一刻連騙她的話也說不出口。
導致喉嚨有些哽咽:“對不起?!?br>她正在氣頭上,還是回頭想辦法哄哄她,他們在一起這么久,鬧別扭也是有的,但不會大吵架。
快要訂婚了,向她保證以后不再做這種事,會跟她好好過日子就是了,她會原諒他的,這么多年的感情,肯定不會出問題。
“分手?!?br>蘇眠不知道怎么形容現在的難過和崩潰,導致她連哭都哭不出來,聲音依舊冷靜的不像話。
“我們結束了?!?br>說完這句話就轉身離開,拖著兩條僵硬的腿,麻木而艱難。
分手,結束。
這幾個字狠狠落在齊皓川心頭,令他如夢初醒。
蘇眠說什么?她居然要跟他分手?兩家父母關系這么好,身邊朋友、鄰居、親戚、都知道他們要結婚的,她怎么會跟他分手?分手以后還怎么面對大家。
“不、我們不能分手,小眠,是我錯了……”齊皓川焦急的去追。
蘇眠突然頓住腳步。
齊皓川面上一喜:“小眠……”叮叮───然而欣喜不過兩秒,就看見蘇眠拔掉了手上的求婚戒指,用力扔在齊皓川腳邊,砸在地板上發出脆響。
尖銳的聲音直抵心臟,扎的齊皓川心口生疼。
他震驚的看著蘇眠,心里突然一慌。
蘇眠還是哭了,沒有大哭大鬧,是強忍的眼淚模糊了她的雙眼。
“齊皓川,我們認識20年,就算你不愛我了,也該有親情和友情,我蘇眠到底做錯了什么,連一句體面的分手都不配嗎?你憑什么這么對我?!?br>說完這句話,她倉皇逃離這個地方。
她不是單純無知的小女孩,她知道人心復雜又極惡,可在這一刻,還是被20年的信任擊垮。
奔向電梯的時候,不期然撞上了一個剛從電梯里出來的男人肩膀。
蘇眠低頭帶著哭腔的道歉:“對不起?!?br>然后鉆進電梯里,拼命按著關門鍵,她想逃離這個令她窒息的地方。
齊皓川疾步追上來:“小眠,別走,你聽我說……”電梯門口的男人,伸出一只結實的手臂攔住他。
嗓音低沉:“出什么事了?”齊皓川眼睜睜看著電梯門關上,蘇眠都沒有抬頭看他一眼。
齊皓川抓著男人的胳膊,著急道:“崢哥,小眠她,她要跟我分手……”外面的雨還沒停,蘇眠卻在馬路上肆意奔跑,任由這些清涼的雨水澆灌在她身上。
該怎么形容她和齊皓川之間的感情。
很小的時候,家里的長輩一直說著玩笑話,說他們倆很合適,以后怕是要做一家人了。
對,是合適。
鄰居:“喲,皓川的小媳婦放學了……”同學:“川哥,三班的人欺負你老婆?!?br>朋友:“青梅竹馬兩小無猜,金童玉女,真讓人羨慕?!?br>這些稱呼一直伴隨她。
然后一切就順理成章,成年后順理成章確定戀愛關系,到了年齡順理成章準備訂婚,結婚。
蘇眠也一直認為,她是注定要嫁給齊皓川做妻子的,她隔絕周圍所有異性,眼里只有齊皓川,把他當唯一。
她給自己貼上‘齊皓川的女朋友,齊皓川的老婆’的標簽。
所有人都羨慕她有一個疼她愛她的男朋友,她也覺得自己無比幸福。
現如今,這個男朋友背叛了她。
不知道跑了多久,累到喘不過來氣。
她坐在路邊的馬路牙子上,眼淚一直被雨水沖刷干凈。
她難過的是,那個口口聲聲說守護她一輩子的男孩,剛談戀愛就說恨不得馬上就娶她的男人,會選擇用背叛她的方式來結束這段感情。
哪怕他早點告訴她,對她已經沒有愛了,她都不會這么心痛。
20年的信任,竟脆弱的不堪一擊,原來青梅竹馬也靠不住。
既然靠不住那就不要了,這個世界,離了誰都能活。
有汽車經過,濺起泥水朝蘇眠噴來,她全然不覺。
卻有一道身影驟然出現,用后背擋住了飛濺的水花,沒讓她沾染半滴。
男人為她撐起雨傘。
蘇眠慢慢抬頭,視線落在那只撐傘的手上。
他冷白的腕骨露出一截,手指修長,白皙的指尖,與黑色的傘柄形成鮮明對比,猶如藝術品。
雨傘隔絕了所有的雨,蘇眠看到男人正垂眸凝著她,對她說:“蘇老師,該回家了?!?br>

小說《都說》試讀結束,繼續閱讀請看下面?。?!

點擊閱讀全文

开车越往下越疼的那种软件

<u id="7poqr"></u><u id="7poqr"><video id="7poqr"></video></u>

<i id="7poqr"><video id="7poqr"></video></i><acronym id="7poqr"><video id="7poqr"></video></acrony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