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u id="7poqr"></u><u id="7poqr"><video id="7poqr"></video></u>

<i id="7poqr"><video id="7poqr"></video></i><acronym id="7poqr"><video id="7poqr"></video></acronym>

點擊閱讀全文

孟嬰寧周南聿

《孟嬰寧周南聿》,是作者大大“苗知秋”近日來異?;鸨囊徊扛叻旨炎?,故事里的主要描寫對象是苗知秋趙璟白。小說精彩內容概述:“姐姐,是我搞錯了,對不起!我在國外這兩年認識很多朋友,其中有一個也是設計師,我就以為是他……”這是孟聽瑤緊急想出來的一套說辭。不然她苦心經營這么久的人設就會有裂痕。周翩然單純,一下子就相信了。她幫著孟聽瑤說話,“瑤瑤我相信你,孟嬰寧就是一個惡毒的棄婦!她認識的人能是什么好人?不就是一個設計師,真以...

閱讀最新章節

肯定是孟嬰寧這個毒婦見不得別人好,故意胡說八道、信口雌黃的!孟聽瑤收起唇邊忍不住上揚的弧度,竭力掩飾住心中的得意,雙手自然的挽上了周南聿的胳膊。
...《擺脫戀愛腦后真千金她成了玄學大佬:孟嬰寧周南聿》免費試讀周南聿和孟嬰寧面對面而站。
男人話里的每一個字都像是針似地扎進女人心里。
孟嬰寧自嘲似的勾起唇角,眼神冰冷,“我怎么不記得我有個妹妹?不是她上趕著承認認識宋時蔚的嗎?現在被戳破了謊言,周先生這是來跟我無理取鬧嗎?”女人的嗓音清冷,字字清晰明了。
周南聿徹底黑下了臉,周身氣壓極低,眸中涌動著晦澀的情緒。
本性畢露的孟嬰寧當真是伶牙俐齒!魏蘅還嫌火候不夠,繼續火上澆油,“要我說啊,周總你也真是雙標,上次我見你朋友罵我們孟姐,你也是任由他們罵啊,怎么如今對象一變成黑寡婦就破防了呢?”孟聽瑤從來沒受過如此大的侮辱!她掐緊掌心,眼眶泛紅,但卻又故作堅強地憋了回去。
“姐姐,是我搞錯了,對不起!我在國外這兩年認識很多朋友,其中有一個也是設計師,我就以為是他……”這是孟聽瑤緊急想出來的一套說辭。
不然她苦心經營這么久的人設就會有裂痕。
周翩然單純,一下子就相信了。
她幫著孟聽瑤說話,“瑤瑤我相信你,孟嬰寧就是一個惡毒的棄婦!她認識的人能是什么好人?不就是一個設計師,真以為自己多厲害?我倒要看看他得罪了我們周家他有什么好果子吃!”孟聽瑤是她朋友,剛才宋時蔚說的那番話不就是在打她周翩然的臉嗎?反正現在她是要氣的爆炸了!孟嬰寧對周翩然的無理取鬧并不放在心上,她自始至終情緒波動都不大,兩者對比,倒襯得周翩然這個豪門千金像個市井潑婦。
她好笑的睨了周翩然一眼。
“周小姐還真是月匈大無腦,被人賣了還給人數錢,嘖,真是蠢到家了?!?br>孟嬰寧的這一句真話徹底點燃了周翩然所剩不多的理智。
她叫囂著朝著孟嬰寧撲來,周南聿想攔卻晚了一步。
好在魏蘅眼疾手快,擋在了孟嬰寧面前。
男女力氣懸殊極大,魏蘅將周翩然的雙手鉗制在身后,在女人憤怒的目光下問孟嬰寧:“孟姐,怎么處置?孟嬰寧,你……”周南聿皺著眉,話還未說完就被孟嬰寧冷聲打斷。
“丟出去。
好嘞!”魏蘅等的就是這句話,他毫不憐惜地拽著周翩然就往店外走,周翩然將求救的目光投向親哥。
“哥,救救我!”周南聿眉頭皺得很深,他用復雜的目光看向孟嬰寧。
壓下心底涌上來的陌生情緒,他說:“翩然的性格是直率了一些,但是并沒有什么壞心眼,孟嬰寧,點到為止?!?br>這是在指責她過分了?孟嬰寧不怒反笑,笑意不達眼底,“周家的家風我算是見識了,在家里口不擇言撒潑就算了,在外撒潑卻說成直率,周南聿,腦子有病趁早治?!?br>女人話里句句帶刺,堵得周南聿啞口無言。
礙眼的三人組終于離開,店長親自將鎮店的那間禮裙拿過來,態度恭敬,“孟小姐,是現在穿還是包好?現在?!?br>……*天色漸漸黯淡了下來,盛家別墅卻熱鬧非凡、燈火通明。
今天是盛老太太的八十大壽。
受邀的人都是海市有頭有臉的人物,盛家長子正在接待賓客,下一秒就被老太太喊走了。
老太太穿著刺繡精致、做工上層的唐裝,花白的頭發挽了個髻,眉眼間盡顯高興、愉悅的神色,她說:“初禮,鸞鸞到門口了,你過去接一下?!?br>盛初禮端的是溫潤派,看似毫無威懾力,實則手段狠辣果斷。
是個不容人小覷的角色。
面對老人的要求,盛初禮點頭應下,把接待賓客的責任給到了自己的弟弟妹妹。
宴會廳的一角,周南聿和孟聽瑤并肩站在一起,被其他人圍在了中間。
面對朋友的調侃,孟聽瑤一臉羞澀的解釋說自己和周南聿還不是那種關系,而后她的目光越過人群,像是在找什么人似的。
至于周南聿,全程都冷著一張臉。
即便有人過來搭話,也都是敷衍幾個字。
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此刻的周南聿心情不好,偏偏孟聽瑤還要往槍口上撞。
“姐姐是還沒有來嗎?”孟聽瑤蹙著柳眉,一副擔憂的模樣。
“瑤瑤,你提孟嬰寧干什么?她就是一個惡毒的女人,說不定她根本就沒收到盛家的邀請!”楚昂義憤填膺的說道。
前幾天,孟嬰寧在直播間大言不慚的胡說八道,說他跟楚家沒有任何血緣關系,導致他失眠了好幾天。
甚至還瞞著父親母親偷偷去做了親子鑒定,直到現在結果也還沒出來。
楚昂不相信他是撿來的!肯定是孟嬰寧這個毒婦見不得別人好,故意胡說八道、信口雌黃的!孟聽瑤收起唇邊忍不住上揚的弧度,竭力掩飾住心中的得意,雙手自然的挽上了周南聿的胳膊。
一襲白色齊肩禮服裙更襯得她身形嬌弱,宛若一朵盛世白蓮花。
“南聿,要不你給”姐姐打個電話……孟聽瑤的話還沒說完,表情瞬間就僵硬了下來。
她死死的盯著宴會廳的入口處,眼底的嫉妒已經快要化為實質溢出來了。
眾人隨之跟著她的目光看去。
宴會廳有一剎那變得十分寂靜。
只見一個美得張揚的女人在兩個青年的簇擁下走進來。
孟嬰寧長發如瀑布似的披散在身后,藍色漸變魚尾裙下長腿若隱若現,膚色瓷白,鏤空的后背,漂亮的蝴蝶骨更是惹人矚目。
女人的五官精致到令人挑不出絲毫瑕疵,仿若老天的得意之作。
盛初禮走到孟嬰寧身邊,將手伸出,女人會意后才將自己的手搭了上去。
見此一幕,周南聿眼底的戾氣翻涌。
他自己也不明白這股怒氣為何而來,他只知道看見孟嬰寧和盛初禮親密的互動讓他感到刺眼、感到不快。
周南聿下意識的就想要走過去將人搶過來,但卻被孟聽瑤拉住了。
“南聿,你怎么了?臉色這么難看是不是不舒服?”

小說《孟嬰寧周南聿》試讀結束,繼續閱讀請看下面?。?!

點擊閱讀全文

开车越往下越疼的那种软件

<u id="7poqr"></u><u id="7poqr"><video id="7poqr"></video></u>

<i id="7poqr"><video id="7poqr"></video></i><acronym id="7poqr"><video id="7poqr"></video></acronym>